原标题:上海华瑞银行首任行长辞职 去年营收净利“双降”

  上海华瑞银行于近日被传出行长朱韬因家庭原因辞职的消息,目前该行行长一职由副行长解强代为履职。该行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证实这一消息属实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朱韬现年50岁,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,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,经济师,拥有20余年商业银行经营管理工作经验,在外汇交易、综合行政、品牌管理、信用卡、零售金融、公司金融、电子银行等多个领域积累了丰富的实践和管理经验。其原任中国银行苏州分行行长。2001年起任中国银行浦东分行行长,是系统内最年轻的管辖行行长,后任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助理,还曾负责筹建中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并任董事。

  2015年1月27日,上海银监局同意上海华瑞银行开业,朱韬担任该行行长的任职资格被核准。上海华瑞银行是全国首批试点的五家民营银行之一,注册资本30亿元,上海均瑶(集团)有限公司为该行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30%。

 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,上海华瑞银行在成立五年多的时间内董事长、行长均出现变动,该行于2019年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出现“双降”,目前多名重要股东为被执行人。

  除了此次行长辞职外,上海华瑞银行于2018年更换董事长。上海华瑞银行的首任董事长为凌涛,原为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。2018年3月19日,上海银监局核准了侯福宁为上海华瑞银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。

  业绩方面,上海华瑞银行在2019年营业收入、净利润“双降”,资产质量进一步恶化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上海华瑞银行总资产为396.27亿元,增速9.28%;不良贷款率上升0.24个百分点至1.03%;拨备覆盖率急降138.18个百分点至244.28%。

  2019年,上海华瑞银行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分别为9.93亿元、2.68亿元,增速分别对应为-9.18%、-17.95%。根据利润表,该行利息净收入、非利息净收入均出现下滑,分别为9.17亿元、0.76亿元,增速对应为-3.93%、-45.12%。

  股东方面,天眼查显示,上海华瑞银行第二大股东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9月10日成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约43.69万元;第四大股东上海凯泉泵业(集团)有限公司于2020年5月27日成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30.47万元;第五大股东赣商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3日、2019年4月22日、2020年3月31日三次成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分别约8136.62万元、556.84万元、6976.76万元。此外,该行股东上海快鹿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28日、2017年12月29日、2018年6月14日、2018年10月19日、2019年9月5日五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。

  上海华瑞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,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持有该行4.5亿股股份,持股比例为15%;上海凯泉泵业(集团)有限公司持有该行2.445亿股股份,持股比例为8.15%;赣商联合股份有限公司持有该行2.445亿股股份,持股比例为8.15%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上海华瑞银行与赣商联合股份有限公司存在重大关联交易。2019年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,赣商联合股份有限公司流动资金借款额度为0.8亿元,期限为3年,担保方式为由该行第一大股东上海均瑶(集团)有限公司100%控股公司——上海均瑶国际广场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。该笔贷款余额为0.65亿元。

  上海华瑞银行此次更换行长是否与该行2019年业绩不佳有关?该行如何看待多名重要股东成被执行人的情况?中国网财经记者就以上问题采访华瑞银行相关负责人,该负责人仅表示:“朱韬行长提交辞呈只是家庭原因,请不要作过度猜想。”(记者 常实 曾蔷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张译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